Sonne

Ich bin Sonne.
Ich liebe GDYB.
一直看着着这二人,
有喜爱,有羡慕,也有嫉妒。
这兄弟情长,这肝胆相照。
祝福,祝福。

纹身,


这个本来看起来十分离经叛道的事情


在竹马身上看起来总有另一番风味。



最早开始纹身的是龙哥,从TOO FAST TO LIVE TOO YOUNG TO DIE到生日,又到后来的手枪、路西法,一个个纹身虽小,但每个都有什么重要的意义。

而永裴,走的却是少而大的路线,后背的耶稣受难、肋部的十字架、锁骨的passion。

曾有人质疑过他们的行为是上瘾,但是两人却有自己的解释: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,两个人有了这样的约定,每出一张唱片就添一个纹身,是对上一个阶段的感悟,也是对下一个阶段的期待。



就是这样的两个人,

一个人追求纯粹的音乐和信仰,


一个人寻找真实的自我和人生的方向。


🐉&🍐

评论
热度(39)

© Sonne | Powered by LOFTER